当前位置: 生态多样性 >物种保护

美国:濒危物种保护不见硝烟的战争

2014-10-27来源:新华网

美国1973年颁布的《濒危物种法》,旨在超越政治和经济利益,保护地球生物多样性。随着时间推移,美国濒危物种名单起草已不再单纯按照自然“濒危”程度排序。什么样的物种能入选、入选物种列为“濒危”级还是“受威胁”级、从名单上撤下哪一个物种,不仅牵涉政治考量,而且触及经济利益,成为环保人士、企业和政府三方角 力的焦点。

留余地

10年前,美国环境法律师凯茜·西格尔和加利福尼亚州约书亚树村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的布伦丹·卡明斯一道,试图找到一种由于气候变化导致栖息地不断消失的“典型”物种,通过申请将其列入濒危物种名单,引起公众关注全球气候变暖带来的威胁。几经权衡,西格尔最终将选定北极熊。在她看来,北极熊在 公众中“知名度”较高,加之它的生存与冰密不可分,全球气候变暖、海冰消融势必对其造成影响。此外,西格尔还希望借此达到促使政府制定措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目的。

根据西格尔的设想,一旦北极熊被列为濒危物种,美国政府将按照《濒危物种法》相关规定,采取措施保护其核心栖息地。而由于北极熊的栖息地受到全球气候变暖威胁,政府将被迫减排温室气体。基于这种想法,西格尔于2005年2月16日,即 《京都议定书》生效当天提出申请,要求将北极熊列为濒危物种。美国《新闻周刊》9日报道,全球现有北极熊2万只到2.5万只。据美国地质勘探局阿拉斯加科学中心北极熊研究专家史蒂文·阿姆施特鲁普介绍,北极熊主要依靠海冰猎食海豹。但随着海冰不断消融,开阔水域不断增多,北极熊可栖息的海冰距离海岸越来越远。然而,由于海豹更喜欢在靠近海岸的较浅水域出 没,北极熊的猎食活动因此受到影响。目前,1岁大的北极熊的存活率已从20年前的60%到65%降至40%左右。《美国地质勘探》报道,如果海冰保持现有速度继续消融,北极熊种群数量到本世纪中期将减少三分之二。

今年,即西格尔提出申请后的第3年,美国内政部部长德克·肯普索恩宣布将北极熊列为生存“受威胁”物种。这意味着美国政府将依照《濒危物种法》规定,划定北极熊核心栖息地并加以保护,制定“恢复计划”逐渐增加其种群数量。北极熊被列为“受威胁”物种后,前往加拿大猎熊的美国人将无法把“战利品”带回国。但是,美国内政部并没有将北极熊列为可获最高级别保护的“濒危”物种,这意味着美国政府今后采取何种级别的措施,保护这片油气资源丰富的北极熊栖息地仍有商量余地。   

起争议

从起草《濒危物种法》的出发点来看,濒危物种保护应超越政治、经济利益,成为人类共同奋斗的目标。当年田纳西河上的泰利科大坝即将竣工时,生物学家在河里意外发现濒危物种蜗牛鱼。考虑到大坝建成后将对蜗牛鱼的核心栖息地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最终裁定,停止已耗资1.3亿美元的大坝修建工作,还蜗牛鱼一处栖身之所。然而,并非每一个物种都能像蜗牛鱼一样幸运。濒危物种保护工作不可避免地会与各利益方发生冲突、产生矛盾。

生活在落基山北部的狼獾通常会挖雪洞躲避严寒,并在那里繁衍后代。然而,由于全球气候变暖,落基山积雪带每年开始消融的时间不断提前,狼獾的栖息地受到威胁。一些环保人士因此建议将其列入濒危物种名单,但却遭到位于狼獾核心栖息地的雪地摩托车生产企业反对。“企业不愿搬家,但有雪地摩托车的地方,狼獾几乎绝迹”,环保组织“野生动物守护者”成员戴夫·盖拉德说。在蒙大拿州,研究人员亲眼目睹一对狼獾母子在雪地摩托车开近时遗弃雪 洞,被迫离开。狼獾的上榜申请已于今年早些时候遭到内政部拒绝,理由是加拿大和阿拉斯加州的狼獾种群数量稳定,不必担心它们在蒙大拿州的分布状况。灰狼1974年被列入濒危物种名单。由于实施了一系列保护措施,灰狼种群数量不断增加,分布在蒙大拿州、怀俄明州和爱达荷州的总数已接近1500只。今年3月,灰狼被撤下濒危物种名单。随后,怀俄明州与爱达荷州颁布新法令,适当放宽灰狼射杀标准。得知这一消息,一些猎人和农场主又重新拿起猎枪,加入到射杀灰狼的队伍中。为此,环保人士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更改将灰狼撤下濒危物种名单的决定,继续对其采取保护措施;而农场主却希望尽可能多地射杀灰狼,减少它对牛、羊等牲畜的威胁。   

涉利益

北极熊入选“受威胁”物种的经过仅是美国濒危物种保护各方力量博弈的冰山一角。美国助理内政部长帮办朱莉·麦克唐纳女士曾负责起草濒危物种名单。去年,她在国会对其展开调查前的一个星期辞职。根据美国政府问责局今年5月21日公布的调查报告,麦克唐纳在负责这项工作期间,抛开科学依据,始终与鱼类和野生生物管理局的生物学家唱反调。报告显示,鉴于白尾草原犬鼠的栖息地范围不断缩小,一些环保人士申请将其列入濒危物种名单。然而,由于这一物种在美国西部4个州的栖息地同时被农场主、房地产开发商以及能源企业看中,是否将白尾草原犬鼠列入濒危物种名单成为各方争夺的关键。

调查人员发现,为了经济利益,麦克唐纳不仅私自更改鱼类和野生生物管理局生物学家在评估报告中的部分表述,以淡化油气开发对草原犬鼠生存构成的威胁。此外,她还向工作人员施压,让他们抛开田间试验员建议,缩小草原犬鼠核心栖息地的划定范围。虽然报告并未认定麦克唐纳存在任何非法行为,却强烈质疑在她监管下,那些理应基于科学依据做出的濒危物种上榜决定牵涉了经济因素。此外,麦克唐纳还改动生物学家关于艾草榛鸡的评估报告,并于2005年拒绝艾草榛鸡进入濒危物种名单。环保组织“全国奥德班社团”科罗拉多州分支负责人加里·格雷厄姆说,艾草榛鸡在科罗拉多州约90%的栖息地已租给能源开发商。研究显示,钻井数量不断增加将严重影响艾草榛鸡生存。

目前,联邦法官已经认定,内政部基于错误科学依据,拒绝将艾草榛鸡列入濒危物种名单,其中牵涉利益因素,并下令重新审议这一决定。肯普索恩目前已要求重新审定在麦克唐纳负责期间,内政部接到的濒危物种申请,同时暂缓执行将普雷布尔草原跳鼠从濒危物种名单撤下的决定。“我们的责任是依据科学”,鱼类和野生生物管理局局长戴尔·霍尔说,“一旦确认事实,我们唯一的日程就是跟着它走”。在濒危物种正式名单与侯选名单上,较少牵涉石油企业利益、核心栖息地范围相对较小的物种不在少数。譬如生活在加勒比海海域的麋角珊瑚、小鹿角珊瑚以及分布在夏威夷的一些植物等。   

遭质疑

一些环保人士批评内政部工作效率低下,审批申请速度缓慢。数据显示,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执政后参与保护的物种仅60种。而在比尔·克林顿任总统时期则为522种,老布什时期也达231种。《濒危物种法》要求内政部在接到濒危物种申请90天内做出初步答复,之后可展开为期一年的评估工作,进行必要调查研究。但内政部却经常错过公布名单的最后期限,一些物种的申请要想获得批准,甚至要花两年多时间。肯普索恩2006年5月就任内政部长至今,50个物种的濒危保护申请遭到拒绝,被列入侯选名单的物种最长还要等19年才能上榜。肯普索恩和霍尔承认,更新濒危物种的速度有些慢,但同时 指责环保组织没完没了的申请和诉讼挤占了他们的实际工作时间。肯普索恩说,他们的首要工作是掌握已上榜物种的基本情况,包括种群数量、分布地等等,以此划定核心栖息地并着手起草恢复计划。“对于那些上榜的物种来说,80%都有具体恢复方案,”他说。此外,他还允诺截至今年9月30日,内政部将完成占侯选名单四分之一、共71个濒危物种的认定审批工作。

当被问及内政部推迟原定于1月的北极熊申请审批工作的最后期限,是否为了不影响2月楚科奇海约11.9万平方公里油气田租赁工作的顺利展开时,肯普索恩对《新闻周刊》解释说,这两件事“毫不相干”。肯普索恩还明确表示,不允许环保人士“滥用”《濒危物种法》,影响政府制定全球气候变暖政策。他 说,“这份名单不会减缓全球气候变暖进程或阻止海冰消融”。 一些美国环保组织与环保法领域专家因此批评政府误读《濒危物种法》。他们认为,这部法的意义在于其保护的是核心生态系统,而非将各个物种割裂开来加以保护。美国佛蒙特法学院教授帕特里克·帕朗托说:“你不能人为地决定哪些因素对某个物种生存产生了影响。如果它被列入濒危物种的原因是由于气候变化,那你就不能不把这一因素考虑在内。” (闫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