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生态系统 >荒漠系统

美国沙漠中的生态小绿洲

2013-07-09来源:人民网(2013-05)

全球正面临着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系统退化的严峻形势,“生态文明”建设也因此成为世界性课题。

在美国加州克莱蒙等几座小城,聚集着一批“生态文明” 的倡议者和实践者。他们不仅亲自实践低耗能的生活方式,还倡导生态建筑、后现代农业,提倡建设绿色城市和打造生态经济。

    

打造绿色GDP

第一个提出“绿色国内生产总值(绿色GDP)”概念的西方学者小约翰·柯布博士是著名后现代思想家、生态经济学家,美国过程研究中心主任。88岁高龄的柯布博士精神矍铄、思想活跃,和夫人居住在加州小城克莱蒙著名老年人社区“朝圣地”一间面积不大的一居室公寓中。

克莱蒙地处洛杉矶市区以东30英里的圣加布里埃尔山脉脚下,百年前还是寸草难生的沙漠,如今这座不到3万人的小城,有两万多棵树,被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评为全美宜居城市第五名。城市核心区有7所高校,因而得名“博士和树的城市”。克莱蒙一直秉承建设可持续发展城市的理念,倡导绿色经济,开展绿色产业。克莱蒙市长纳斯阿里告诉记者:“在我们这里,树比博士还重要。”

名为“Cherp”的房屋节能改造项目就是克莱蒙绿色经济的代表。“Cherp”的负责人德文·哈特曼对本报记者说,在美国,建筑物消耗了所有能源使用量的48%,建筑物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总排放量的44%。要建设可持续发展社会,就要做好建筑的节能减排。几年前,他与人合伙成立了“Cherp”这个社区组织,专门从事房屋的环保改造工程,提高能源利用率。

在柯布博士居住的“朝圣地”社区,居民都自觉践行绿色、环保的生活方式。许多居民购买环保型汽车,并改进自家电器来减少碳排放。在过去一年中,社区用水量减少了50%。

柯布非常看重节能,直到记者走进他的家门,才把客厅的灯打开。柯布说,几十年来,经济增长的衡量尺度是国民生产总值(GNP)和国内生产总值(GDP),过于关注经济活动, 而忽略了GDP的增加并不意味着经济状况改善,尤其不能反映生态环境变化。GDP指数显示不出自然资源的减少、环境污染的恶化,相反,资源消耗越快,GDP等经济指数还可能更好看。

柯布告诉记者,他1969年就开始注意到西方的生态危机,并在研究中把自己的“过程哲学”与生态问题联系起来。多年来,柯布对西方尤其是美国所走的现代化发展道路一直持坚定的批评态度。他认为,一方面,现代化强调个人主义至上,认为“幸福生活”就是占有财产和扩大消费,导致整个资本主义社会的“金钱崇拜”;另一方面,建立在殖民和掠夺基础上的西方式现代化导致资源过度开采、自然环境恶化,所奉行的主流经济学的原则忽视了自然世界,给全球生态造成恶果。

“要使人类的发展真正可持续,就必须超越西方老路,走一条后现代的发展之路。”柯布说,他曾经有个著名的说法,“生态文明的希望在中国”。“中国政府宣布了建设生态文明的目标,中国正在运用GDP之外更实际的标准来衡量社会发展。这为从以增长为导向的经济转向以寻求人民的可持续福祉的经济提供了可能。”

柯布表示,“中国前段时间发生的雾霾、水污染是一个警示,能帮助中国全面评估城市化的代价与后果。中国应该避免美国的主流城市化模式。从可持续性原则出发,我个人倾向于中国的中小型城市与后现代农业并举发展。”

今天,美国乃至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大城市,面积庞大、人口众多、交通繁忙,食物、水、能源都要依靠外部大量供给,城市中人与人的关系也日益冷漠。柯布认为,目前石油和天然气正在急剧减少,这对所有城市而言几乎都将是一场灾难,取暖、冷气、照明、城市交通、工业生产以及商品进口等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以大城市为主的城市化显然是不可持续的。

柯布称,较之大城市,中小城市更具有可持续性。一个几万人规模的城市就可以满足城市化环境所需要的各种设施,而且食物和资源可以相对自给自足。另外,可持续的中小城市需要有可持续的农业做支撑。这意味着,要鼓励生态农业,绝不能以污染环境与土地为代价。

“小城市要可持续发展,需要有足够多的公共设施为所有居民服务,让居民无需过多成本即可获得教育、健康、交通和社会生活,缩小贫富差距,促进社会和谐。”柯布说。

            

生态农业 节能环保

建立在机械化和化学化这两大支柱上的农业现代化,是工业化了的农业,传统的农业生产已经被滥用化肥、农药、转基因技术所代替。

居住在克莱蒙的著名生态农业学家、后现代农业先驱弗罗伊登博格博士表示:“现代农业虽然暂时解决了65亿人的吃饭问题,却导致土壤被侵蚀、土地盐碱化以及农村贫困等问题。现代农业虽然支撑着城市和经济发展,却高度依赖矿物能源,导致生态被破坏。”  

弗罗伊登博格管理着一小片生态菜园,一些当地园艺社团的老人在这里从事浇水、育苗等劳动。菜园里种着生菜、卷心菜、萝卜、橘子等蔬果,以及一些盆栽花卉,都是用有机方式种植,不使用任何化学合成的农药、肥料、除草剂和生长调节剂等。弗罗伊登博格在菜园里捧起一把泥土对记者说:“土壤是‘鲜活的生命有机体’,里面有各种微生物、微量元素、昆虫与植物的根茎。”

弗罗伊登博格认为,现代农业兴起后,只为那些利用机械、石油化学制品,在大片土地上进行耕作的少数人带来了财富;而上百万的贫穷农民不得不迁居到世界各地的城市来寻找生计。他说:“现代农业的问题是人们只考虑每亩地上作物的产量。在过去的80年间,大量的化肥、除草剂和杀虫剂,对土壤、水源和生态造成了很大程度的破坏。”

后现代农业是建立在环境的可持续性理论上的,既要满足当前需要,又不损害满足后代需要的能力。与资源投入大、盲目追求产量的现代农业不同,后现代农业追求的目标包括:尽可能少耗费能源和水、认识和尊重土壤的潜力、保持土壤和农场中的生物多样性、使用生物能与太阳能等。后现代农业的目标是最小的能源投入和最小的环境损失。

弗罗伊登博格说,中国可以考虑尝试后现代农业发展模式,以实现生态文明与社会可持续发展。发展后现代的“务农文化”,建设一个由受过良好教育的农民组成的社会公正、生态健康的农村。中国人口众多,如果数亿农民大规模挤向大城市,由此造成的社会和生态影响无法估量。不过,他也表示,怎样设计中国的后现代农业还没有答案,这需要依靠中国的研究和中国农民的创造。建设后现代农村,还要把城市的好处带到农村去,提供住房、教育、医疗、通讯、电力等配套设施。

健康生活 自给自足

很多都市人都有回归田园牧歌式生活的向往。在南加州的帕萨迪纳市,尤勒斯·德威斯一家就把这种向往变成了现实。在一座建筑面积139平方米、花园面积363平方米的普通美国住宅里,德威斯和子女在房前屋后建起了一个有机都市园圃,靠在城里务农生活。

上世纪70年代美国出现环保主义思潮,德威斯深受《寂静的春天》等著作影响,决定回归土地,选择一种简单、自然、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寻找内心的自由和宁静。他认为,现代美国人所热衷的消费主义生活方式,是不可持续的,物欲束缚了人性的自由,更对自然环境造成严重破坏。

1984年,他带着家人迁居到南加州帕萨迪纳市,利用房前屋后的地开出了家庭菜园。

记者在德威斯家看到,几乎每一寸空间都被利用起来了,前院、后院,甚至车库通向外面的过道,都种植着各种各样的蔬菜和水果。后院还饲养了几只鸡鸭、两只羊和一窝蜜蜂。这个迷你的都市菜园每年能产五六千公斤果蔬,2000多个鸡蛋,10到20公斤蜂蜜,除满足德威斯一家生活所需之外,剩余的还可以卖给附近的饭店。

化学品和添加剂是德威斯一家坚决抵制的。德威斯拿起菜园里一片被虫子咬了几个小洞的菜叶给记者看,“这就是纯天然的证明”,他开玩笑道。家里使用的香皂、洗发水等也是天然产品,可以在土壤中自然分解。

德威斯向记者介绍,日常生活中,他们一家绝不买不需要的东西,必要的家具和衣服也来自二手商店。他们总共有3辆柴油车,燃烧的柴油是自己用搜集来的废弃食用油制造的,比普通柴油更清洁环保,技术是德威斯和儿子上网自学的。实在不能自己制造的,他们就尽量节约或者循环使用。

德威斯说,自己有个计划,就是找一片土地,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住在一起,形成一个村庄,大家一起践行健康环保、自给自足的生活。

这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不完全是乌托邦,已经有不少人对德威斯的计划表达了兴趣。人们和谐地住在“鸡犬相闻”、“阡陌交通”的村子里,进行着与美国现代化都市生活与现代化农业生产不一样的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