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生态系统 >森林系统

城市森林生态服务价值的评估方法

2014-06-06来源:生态学报

目前,城市森林生态服务价值的评估方面应用最广泛的当属CITYgreen模型,美国林业署曾利用该模型对美国200多个城市的城市森林生态效益进行了评估,并形成分析报告供当地居民和政府决策参考。在我国,中科院沈阳生态应用所何兴元、刘常富等人首先引进了CITYgreen模型,并修正了模型中的相关参数,以沈阳市为试点进行了城市森林生态效益的分析 ,开辟了CITYgreen模型在国内应用的先河。此后,在南京、深圳、通州、西安、杭州等城市得到应用,主要用于评估城市森林的固碳价值、污染物净化价值和水土保持价值方面,但由于各地城市森林的分类系统不统一,其计算结果的可比性差。CITYgreen模型基于样清查数据,与遥感影像结合,多以区域分析方法为主,适用于大面积城市森林生态服务价值的评估,而且资料分析客观快捷;但模型中考虑的影响因素有限,往往用均值代替不同研究区参数,导致精度不高,计算结果可靠性有待进一步验证;作为一个线性模型,忽略了生态系统的复杂性也是其缺陷之一。为空间显式景观模型城市森林效应模型(UFORE)在国外也有较多应用,Atlanta,Boston, Calgary等  20个城市利用UFORE模型进行了城市森林生态服务价值评估。WangJun等人更是在UFORE模型的基础上建立了城市森林水文效益模型(UFORE2Hydro),并利用该模型对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的DeadRun流域进行了生态效益评估 。

 

在国内,北京、宁波、合肥等城市利用UFORE模型对城市森林在净化大气污染物方面的功能价值进行了计算。UFORE模型既可测定整个群落的生态服务价值,也可测定单株树木 ,通过交叉验证可保证结果的准确性;但是,该模型需要每小时的实时野外观测数据,所需数据量大、投入成本高。自2003年吴泽民首次在国内引入该模型以来,UFORE模型在国内的应用还很少,该模型要求的数据参数较难获得是主要原因;另外,货币价值的评估标准也源自美国,与国内相比有一定的出入。

 

而行道树效益分析模型  STRATUM则应用较少,主要集中在如NewYork,Albuquerque,Honolulu和Boise等一些国外城市;在国内,仅陶晓等利用该模型评估了合肥市行道树截留雨水、吸收  CO2、美学价值等的效益 。模型的精度和可靠性有待于进一步验证。